法務部logo 淺論死刑廢除

(圖片來源:中華民國行政院法務部)

你的正義是否就是我的正義呢?

拆組達人的立場而言真的不太想涉及政治的議題,因為拆組達人成立的宗旨就是想提供一個只屬於辦公室的平台,供想要獲得任何OA辦公家具的相關知識的人,都能得到滿意的回答。只是有些事情真的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就請各位愛護拆組達人的朋友們,容許拆組達人一點任性吧。

若問人的生命是否等價?人的生命權是否應該被保障?所有人的答案似乎都是肯定,沒有問題。但放在重刑犯的身上,我想很多人就要考慮一下了。因為問題牽涉到了犯罪,就不單單只有加害人的生命這麼簡單,還包括被害者以及他的親友全部人的人生,也就是社會正義體現的問題。這邊拆組達人請大家先看一則故事:

在歐洲某地方,有一個婦人海太太,患了一種特別癌症,病情嚴重,生命危在旦夕。經醫生判斷,只有一種藥物可治,而該藥只能在鎮上一家藥房買到。因為是獨家生意,藥房老闆就把原價兩百美元的藥物,提高十倍,索價兩千。海先生為太太久病,已用盡了所有積蓄,四處求告親友,也只能湊到半數。海先生懇求老闆仁慈為懷,讓他先付一千元取藥,餘款留下字據,稍後補足。老闆不為所動,堅持一次付現。海先生絕望離去,在第二天夜裡,他破窗潛入藥房,偷走了藥物,及時挽救妻子一命。你認為海先生這種對法對不對?

這是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柯爾柏格針對人的道德發展,所設計出來的道德兩難問題情境,藉由人回答中重點的取向,定義出三期六段論(注一):

(習俗就是社會的規範也就是約定成俗,合於社會規範的行為,就是道德行為。)

前習俗道德期

即以個人為中心思考,不能兼顧行為後果是否符合社會習俗與規範的問題。

避罰服從取向

只從表面看行為後果的好壞。盲目的服從權威,旨在逃避懲罰。因此此期的人會覺得海先生是錯的,因為偷人東西就會受到處罰。

相對功利取向

只按行為後果是否帶來需求的滿足判斷行為的好壞。因此此期的人會覺得海先生是對的,因為人命比藥高價,救了妻子,自己也可以免除痛苦。

習俗道德期

面對道德兩難情境時,一般都是遵循世俗或社會規範,從事道德推理判斷。

尋求認可取向

尋求別人認可,凡是成人讚賞的,自己就認為是對的,是一種社會從眾現象。此期的人會認為海先生是對的,因為做一個好丈夫就應該盡力保護自己的妻子;如果不偷,又無錢買藥造成妻子去世,別人會罵他見死不救沒有良心。

遵守法規取向

遵守社會規範,認定規範中所訂的事項是不能改變的,重視社會的秩序高於一切。因此此期的人會覺得海先生是錯的,因為偷竊就是違法,無論理由為何,法律的權威必須維持貫徹,否則社會秩序就會紊亂。

後習俗道德期

可本諸自己的良心及價值觀從是是非善惡的判斷,由獨立思考的能力,未必完全受到傳統習俗或社會規範的限制。

社會法治取向

了解行為規範是維持社會秩序而經大眾同意所建立的。只要大眾共是社會規範是可以改變的。因此此期的人會認為海先生是對的,因為偷藥雖然違法,但社會一向強調生命的重要,垂死者尋求醫療的權利自然大於藥商謀利的權利。

普遍倫理取向

道德判斷係以個人的倫理觀念為基礎。個人的倫理觀念用於判斷是非時,具有一致性與普遍性。因此此期的人會認為海先生是對的,因為維護生命的行為其價值超越一切之上,生命權是天賦的,人人平等,海太太的生命權不容許任何人的剝奪。因此藥商不但應該要放棄謀利行為,還應該同情海先生,對偷藥及破壞窗子的事情不予追究。

時機未到

由以上心理學的討論來看最近很紅的王清峰部長,我真的覺得她的確達到了後習俗道德期中的普遍倫理取向。生命權是普世價值,有著一致性與普遍性,她以自己的價值觀判斷,堅持對於人類生命的捍衛,甚至賭上自己的烏紗帽也要貫徹到底。這種精神相當的可貴,這種道德境界也非常的崇高。你問,若人的生命是可貴的,人是否有權力決定另一個人的生命存續與否?政府有沒有權力可以剝奪一個人的生存權?生命是不可逆的,是否應該保有一個人未來自新的可能性?死刑存在是否真的能夠達到遏止犯罪的效果?

就我的理智而言,我真的覺得你說的都是正確的,問題是當跳脫一般人的視角,角色轉換以被害者的立場來看,我的感性卻無法接受。因為我也想用同樣的問題問你,我親友的生命權呢?逝者已矣?一句好輕巧的話啊!正因為失去的我拿不回來,我才需要補償性的滿足。對於意外我可以寬恕,但對於泯滅人性,喪盡天良的罪行,當我眼淚流乾的那天,我就沒有多餘的寬恕可以施予,只有憤怒的火焰,只有不信公理喚不回的怒吼。懺悔?OK,我相信我也接受,但Go to Hell!去地獄去懺悔吧。只有破壞生命無價者付出代價,公理才能彰顯,人類生命權的價值才能真正的被捍衛。

已逝的法鼓山聖嚴法師曾經說過:

就我個人對佛教的理解,佛教應該是反對死刑的。我個人會視各國廢除死刑的社會機制是否成熟,再進行存廢的決定。因為一個社會如果還沒有成熟到廢除死刑的程度,貿然廢除死刑可能會產生許多社會問題與後遺症。但假若一個社會中人民的教育、政治制度、法律、法治等各方面已經普及健全,這時候就應該廢除死刑。」
「我再重複一次,根據佛教的基本精神是贊成廢除死刑的。但實際上則要就當前各國家的社會、法律、教育的環境進行評估,視時機成熟而定。希望到了二十一世紀末時,全世界都沒有死刑,那是最好的。

資料來源:當代台灣佛教界對死刑之態度的考察-溫金柯

尊重現有體制及法律

法務部長是政府的名器,是政治家的位置。應該從台灣整體環境考量,調整施政的方針,且有「幸以此兒為念!」(注二)的精神,可疑可議者徵別,可憐可憫者加恩。王部長是一位德性高深的人士,是位道德家,我以為他應該出來成立一個基金會,努力的提倡廢死,讓台灣的環境成熟,如此,她也不用面對社會輿論這麼大的壓力,也能順利的讓台灣朝向所謂的世界潮流發展。

最後,部長,我請您看看下面這個圖片,再想想好嗎?

法務部logo

注一:以上關於柯爾柏格的內容出於張春興先生《教育心理學》頁142至148

注二:清‧蔣士銓〈鳴機夜課圖記〉一文記載其母於丈夫每決大獄,輒攜兒立席前,曰:「幸以此兒為念!」府君數頷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