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是個人才這是個拒絕主管召集會議的好理由嗎?

(圖片來源:焱的繪圖小站)

是變笨還是變弱?

拆組達人你知道為啥公司大頭們喜歡開會嗎?一文中分析為什麼主管們總喜歡開會的理由,但是最近一項報導指出開會除了沒有效果之外,反而還會造成同仁工作能力的低弱:

開會

能力低弱是因為睡死嗎?(圖片來源:【終身學習BLOG】充實人生 品味生活)

美研究發現 開會令人智商下降

美國一項新研究有驚人發現,指開會除了浪費時間,還會令人變蠢!
維吉尼亞理工學院的研究團隊指出,分組工作會令員工在智力測試中表現較差,因為部份同組員工會因想展示好表現,而將腦力分散到保持自己在群體中的位置,以致變得焦慮。 一群志願者被要求公開接受智力測試,當他們得知結果會向全組公佈時,測驗結果出現了明顯下降。雖有部份人在社交測驗表現良好,但其他人就被嚴重影響,致整表現下滑。而當中,女性明顯比男性感受到更大壓力。
研究團隊的指導教授蒙泰谷(Read Montagu)表示,人們或許開玩笑時會說開會常讓人感到「腦死」,但我們的發現可見,它們確實讓腦的細胞壞死。 研究人員吉士達(Kenneth Kishida)說﹕「研究表示即使是小組內的細微社交訊號,在個人身上亦會造成出乎意料而巨大的影響。」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

丁丁是個人才

閣下真是丁丁般的人才啊~~(圖片來源:焱的繪圖小站)

我們再來看看拆組達人在網路上搜尋到的另外一篇文章:

人類學:對群體智商而言,social sensitivity 勝於個人智商。

編輯 HCC報導

你要招募成員組織一個專案任務小組嗎?Carnegie Mellon大學專家建議不要找最聰明的個別人選。對群體智商﹝group intelligence﹞而言,社會敏感性﹝social sensitivity﹞、接受輪流發言、小組內的女性人數都較個別的聰明成員為重要。

Carnegie Mellon 大學組織行為與理論學助理教授Anita Williams Woolley,於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1193147發表的文獻“Evidence for a Collective Intelligence Factor in the Performance of Human Groups”指出,個人的一般智力﹝general intelligence﹞與各式認知工作的表現有關,但尚沒有人研究群體是否存在類似的整體智商﹝collective intelligence﹞。

Woolley與同儕對699位個人進行研究,發現能以群體智商解釋群體對各式認知工作的執行表現能力。此群體智商與群體成員的平均智商或最高智商並無強烈關係,而與群體成員的平均社會敏感性、輪流發言的公平性與女性人數比例有關。

Wolley以數項指標例如個人智商、性格、社會敏感性、團隊滿意度與動機等,去測量何人或何事對群體的整體智商有最大的貢獻。Woolley發覺social sensitivity為整體智商最重要的因數。

Social sensitivity是以眼神辨識﹝reading the mind in the eyes﹞方法,觀察對象的上臉部表情來判斷對方感覺的能力,此能力為社會認知的關鍵要素。社會認知包含對他人外部特徵、性格的認知以及人際關係的認知。人際關係的認知則為認識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包含自身對他人的關係以及他人之間的關係﹞。因為團隊之間的人際關係會影響團隊的團結與效率,所以social sensitivity對團隊執行工作效率有關鍵性的影響。

研究人員也發現到容允成員輪流發言以及含有多數女性成員的團隊,擁有更高的群體智商,Woolley認為可能是女性較男性敏於social sensitivity之故。

資料來源:Sciscape.org 科景

由以上兩篇文章來看,開會與小組工作不是真的讓其中的成員變笨,而是開會與小組工作這個行為抑制了其中成員的表現。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類似經驗,在大學住宿的時候,明明隔天就要期中考了,但是沒有一個人在讀書,所有的室友都在說:「怕啥啊?我都沒在讀了,來衝魔獸啦,少你一咖,了不起明天我陪你一起當嘛。」為了顧慮寢室之內的和諧,所以我們不得不忍痛把好不容易跟學長A來的共筆放棄,進入電玩的世界之中。

LOL

現在都換LOL了嗎?時代的眼淚啊~~~(圖片來源:LOL攻略分享)

顧慮他人的眼光與想法,導致自己的工作效率降低,想要集思廣益,反而卻適得其反,三個臭皮匠加起來最後搞不好還輸給一個臭皮匠,拆組達人想這或許才是這兩篇文章真正想要表達的東西吧。

也難怪在第二篇文章裏頭會說,在群體智商之中社會敏感性比個別人員的智商來的重要,小組或是會議中如果有一個能夠引導個別組員的能力,激發出不同角度的觀點,會比湊一堆聰明卻互相堤防的人來開會效果來的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