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沖秤象只是讓面試官覺得自己很聰明而已

Google人資副總:Big Data分析面試應用,在校成績多無用

面試除了看學經歷外,最近的面試時常會跑出奇怪的問題來,甚麼「在不使用磅秤的情況下,如何幫一頭大象秤重?」(IBM);或者是「如果你是微軟 Office 程式,會是哪一個?」(Summit Racing Equipmen);更甚者,一些私密的,不,應該說根本是性騷擾的問題如「你是處女嗎?」都有人問。但你知道其實這些問題根本沒法幫助公司找到你真正需要的人才嗎?

曹沖秤象

老外該不會知道曹沖秤象的故事啊?(圖片來源:桃李嫣然的个人空间)

數年前Google進行一項研究,想知道Google是否特別擅長挖掘優秀人才;在上萬次面試中,請面試官為求職者評分,然後再觀察每個人的工作表現,發現這兩者之間的關連性「零相關」,而且還是「隨機」結果,其中只有一位面試官預測準確,原因是他只面試了一個人,這是非常專業的領域,而這位面試官正是全球在這個領域當中最厲害的專家。

此外,還發現了「腦力激盪」其實只是浪費時間,例如:一架飛機可以塞入幾顆高爾夫球?紐約曼哈頓有多少間加油站?除了浪費時間之外,這些問題無法預測任何事情,只是讓面試官覺得自己很聰明而已。

相較之下,行為面試(Behavioral interview)通常是比較有用的,例如詢問求職者:如何解決困難問題?當求職者分享個人經驗,面試官再繼續探究其作法,可以得到兩種資訊,一是該求職者和真實世界的互動情況,再者,更有意義的就是可得知求職者認為什麼事情是「困難」的。

資料來源:數位時代

對於這篇報導,拆組達人深有所感,以前拆組達人就很質疑這些所謂的創意問題究竟能夠測驗出應徵者甚麼?在上班族面試時遇到的怪問題一文中,拆組達人就提過即便這些怪問題真能找出所謂創意的員工,但很多時候面試官其實也忘記自己正在面試的是甚麼職缺,一些事務性的雜務是要人家有創造力幹嘛啊?你也不會給予人家揮灑創意的空間啊。所謂應材施教,職務也是一樣,沒有創造力卻能完美完成枯燥機械性工作的人,也該有他一展長才的機會啊。

鳥與樹

樹上小鳥啼(圖片來源:nipic)

這篇報導出來,實在的驗證了拆組達人的主張,「腦力激盪」問題不具有甚麼太高的價值,根本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同樣是需要有創造力的工作,不如直接要求應徵者拿出可以證明他創造力與專業的證明,如工業設計,就可直接看他的畢業作品,或者是看他參加過甚麼大展。無論怎樣都比甚麼「樹上十隻鳥,獵人打死一隻後樹上還剩幾隻鳥」,這種根本就是腦筋急轉彎(現在叫冷笑話)程度的問題好多了。

「行為面試」當然效果會好很多,可以確實地觀察應徵者處理事情的思維與作法,然而如果可以的話,還是盡量與應徵的職務有關聯,也就是所謂的狀況題。譬如教職,如果地點在美國的話,或許可以問問若聽到廣播有個帶槍的神經病在校園瘋狂掃射,請問老師這時候應該怎麼應變?再如銷售員的職缺,問他遇到一直翻弄商品的顧客,他會如何勸阻?這類實際可能發生,又不與工作內容脫離太多的問題應該都是不錯的。